日本已不可能重走軍國主義老路
  王占陽
  正確判斷國際形勢,確認“和平與發展是當今世界的兩大主題”,這是當年鄧小平確立中國的新路線和新政策的一個基本前提。在對國際形勢的這種判斷中,他對日本是放心的。他說,整體上,“我們不擔心日本對中國有什麼威脅”,“我們也理解日本應該有足夠的自衛力量。”日本有極少數人想複活軍國主義,“我們只擔心這麼一點”。我們“很高興地看到,日本絕大多數人是反對這種傾向的。”中日“兩國沒有任何理由不友好下去”。
  時至今日,鄧小平的這些基本觀點依然適用。同時,基於新的客觀事實和更多信息與分析,我們還可以進一步確認,歷史發展到今天,即使有個別日本政客想重溫軍國主義舊夢,日本也已不會成為軍國主義國家了。
  第一,日本的和平主義已經深入人心,軍國主義重新成為主導思想的社會基礎已經消失。二戰結束前,日本的主流意識形態是軍國主義。但是,二戰結束後,日本的主流思想已從軍國主義轉為了和平主義,而且已經深入人心。絕大多數日本國民都是熱愛和平、厭惡戰爭的,軍國主義者只是極少數人,這是毋庸置疑的基本事實。
  第二,和平主義與民主制度相結合,使軍國主義更加成為不可能。日本過去走上軍國主義道路,不僅有其社會思想基礎,而且還有其政治制度和政治文化基礎。經過六十多年,和平主義的主流思想意味著,日本選民普遍反對一切戰爭,特別是反對侵略戰爭,另一方面,民主制度又會使任何好戰的政客都會被和平主義的選民和議會所淘汰。
  第三,現代日本經濟需要的是和平,而不是侵略戰爭。日本的和平主義不僅基於戰爭反思,而且還有現代日本經濟需要和平這種深刻的現實經濟根源。
  一是在世界經濟一體化的今天,國與國之間的戰爭已經從一個經濟體對另一個經濟體的戰爭,轉變為同一經濟體內部的戰爭,在主要經濟體之間,尤為如此。如以侵略戰爭破壞中國經濟,對日本無異於經濟自殺。二是麥克阿瑟解散了作為軍國主義經濟根源的日本財閥。時至今日,日本大企業的董事會成員已是高級經理人員。把他們想象為曾導致二戰的日本財閥,是錯誤的。三是日本已深切地認識到,以和平的商業途徑獲得資源、能源、市場等,才是發展經濟的唯一正確道路。
  第四,日本沒有重走軍國主義道路的財政基礎。走軍國主義道路意味著發動大規模的侵略戰爭,這就需要有雄厚的財力支持。日本目前正在面臨長期的財政困境。如果說中國現在的主題仍然是“發展”,日本現在的主題則已是“保持現狀”,但日本經濟想“保持現狀”很不容易。其次,在長期財政困境中,社保支出與防衛預算之間出現了深刻矛盾。在日本的民主體制下,擴大財政支出的社會壓力主要來自於社保支出。日本政客為了獲得選票,不敢怠慢選民的這種要求。現實就是,日本既不想打仗,也沒錢打仗。
  第五,日本沒有重走軍國主義道路的軍事條件。軍國主義的崛起還須以能夠擁有和實際擁有相對強大的軍事力量為條件。但在現代國際軍事環境中,這種條件已不存在。
  對於唯一曾攻擊過美國本土的國家,美國對日本的擔憂和防範實際始終放不下,美國決不希望再次出現一個窮兵黷武的日本。《日美安保條約》和駐日美軍具有防止日本重走軍國主義道路的重要功能。基辛格曾反覆強調,駐日美軍會成為抑制日本強化軍事力量的閥門,《日美安保條約》就是為此而存在的。
  中國已發展成為世界軍事大國,也使日本不可能重走軍國主義老路。軍國主義恃強凌弱,客觀上也是以鄰國的積貧積弱為前提的。歷史發展到今天,東亞同時出現了中日兩個強國,這是前所未有的。面對這種新形勢,現在的日本也已無人再奢望征服中國大陸了。
  綜上所述,以往導致日本走上軍國主義道路的基本條件均已消失。極少數日本軍國主義分子既無力量、也不可能扭轉滾滾向前的歷史車輪。只要中日兩國能夠處理好歷史問題和釣魚島問題,中日和平友好的未來就是可期的。  (原標題:專家:日不可能走軍國主義老路 熱愛和平不想侵華)
創作者介紹

Oh Shoot

rb60rbeyok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